赚钱还是体验校外的人情冷暖 准大学生暑期打工记

时间:2017-09-04 05:30   来源:未知

  准大学生暑期打工记

  8月11日,18岁的朱攀登(化名)“旷工离职”了,他在南京一家知名餐饮连锁店打工。“在社会上和在学校里反差大,我适应不了,想回家。”这是朱攀登的辞职理由。

  今年暑假,很多像他这样的高三毕业生,在这个彻底“让人放松、解放”的假期里,有人选择出国旅游,有人选择报班考驾照,也有人选择了打工。那些怀揣着妄想外出打工的年轻人,却在社会上遭遇了很多“不适”。在这些“不适”当面,留给人更多思考。

  找工作拷问诚信品德

  谁也不知道,朱攀登是何时动了辞职的念想。以至于当他向主管提出口头辞职时,主管莫先生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他工作的饭店位于南京夫子庙,这里长年外地游客众多,饭店生意超级火爆,饭店门口经常排队长达一两百人。为此,饭店也一直缺人。很多年轻人来这里打工,就像过客一样,在饭店打工一段时间,嫌活儿太苦太累,都辞职走了。

  所以,朱攀登的离任,对莫先生来说,那是年青人的“激动”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

  当然,莫先生还是善意劝他,希望他留下来。遇到问题,可以帮着解决,但朱攀登的回答,却很坚决,他说已经下定决心要走了,连车票都买好了。随后,他向饭店交了工作服,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。

  朱攀登在饭店的后厨工作,赞助切菜、配菜。在大伙儿面前,朱攀登是一个腼腆内向的孩子,不愿说话,只管干运动作慢,但仍是愿意刻苦。

  8月10日,他收到了7月的工资3200元,从7月1日到7月31日。

  3200元对初入社会的朱攀登来说,是一笔不菲收入。因为这差不多是他做公务员、在河南基层工作了20多年的父亲每月能拿到的工资。

  依照公司划定,每月中旬依据门店生意状况,再调配奖金,每人大概几百元。当时有工友劝他领了奖金再走,但他去意已决,连奖金都不要了。

  从饭店到公寓步行需要10分钟,要穿过繁荣的夫子庙街区。

  平凡在公寓的多数时候,朱攀登是无聊的,住在一起8个人,都是暑假从外地到南京来打工的。彼此之间交换非常少,相互不知道各自的家庭。朱攀登也很少当着室友的面与家里接洽。

  实在,南京的这家餐饮公司并不知道朱攀登是一个高中毕业生。

  该公司推行的管培生方案,是专门针对在校学习两年后的高职学生,在饭店实习1年,表示好的能留下来工作。公司要跟这些学生签署劳动合同。

  朱攀登此前没有受过任何餐饮方面的专业培训,却成为管培生。但是他必须在8月底辞职,因为9月初学校立刻要开学,迎接他的是崭新的大学生活。

  该公司人力资源治理部门负责人以为这是一种诱骗行为。他剖析说,暑假工和正式签订合同的工资待遇不一样。很多学生为了多赚钱隐瞒身份。这样的行为给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带来很大麻烦。

  有教导专家认为,准大学生暑假出来打工也是对生活的一种体验,为了赚钱隐瞒身份,这自身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,有违打工休会的“初衷”。

  社会复杂水平超过想象

  对朱攀登来说,饭店里所要具备的为人处世之道,那是“精深的学问”。他更喜欢沉迷在游戏世界里,游戏中的浮现更加直接,不管男女性别,不论你是否出身贫贱。

  朱攀登最近留恋“王者光荣”,他在里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。“王者帝国”分成7级,象征最强实力的是“王者段位”,紧随其后的是星耀、钻石、铂金、黄金和白银段位。最下层“倔强青铜”,则是一群战绩垫底的菜鸟。

  段位才是实力的证明。现在,朱攀登是“钻石”段位,这也意味着,他是游戏中的强人。任何一位“钻石段位”涌现在战队里,都能大杀四方。从最底层玩家到钻石段位,竞争残暴。

  游戏里,朱攀登曾是“王者荣耀”中的国服第一貂蝉。后来到南京的饭店工作忙,玩游戏时间少,掉到“江苏省第一貂蝉”。

  朱攀登从游戏中取得了极大知足感。而在现实工作中,打工世界与他所沉迷的网络世界相去甚远。

  相比朱攀登,作为餐厅服务员的林锦澜也遭遇了迷惑。

  通过街坊介绍,林锦澜找到了这份工作。最难的当属角色转变,平时在家里是被父母宠爱的“小公主”,在餐厅里得整天为别人服务,林锦澜自称还适应不了,“我妈嫌我一身的土豆味”。

  她曾想过放弃,这是与高中校园截然不同的环境,“社会上的人比学校里复杂多了”。

  身材是劳动的成本

  “钱,钱,钱!”当问及为何选择在暑假工作时,这是刚考入山东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李伯让给出的答复。

  父母固然并不奢望李伯让现在就挣钱养家,但认为漫长假期有一份工作可以锤炼孩子。

  在露天游泳馆的这份工作,也是李伯让的妈妈帮忙找的。7月1日开馆,李伯让提前3天就上门帮忙,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工作。

  作为管理员,李伯让除了售票,还要帮忙清算泳池,到了下班时间,客人假如没有分开,他就得延长工作时间。

  说好的午休也改成了轮班制,工作时间从开端工作的8小时,延长到11个小时,并且没有加班费……李伯让一肚子苦水:“11个小时的工作,谁受得了啊?”他终极辞职了。

  一个月的工作,带给李伯让的,并不仅是金钱。他说感想到了生活的不易,也领会到了劳动带来的快活。

  高考停止,王宗辉就有了一个勇敢的想法,他准备续租高三租下的出租房,给行将升高三的学弟学妹们补课,做家教赚钱。

  “高考那天恰好是我18岁诞辰,既然成年了,就不想花爸妈钱了。”王宗辉信心满满。

  6月28日,王宗辉在QQ空间发表了一条“说说”:“有准高三生要补数学的么,自己刚高考完。高考数学139分,要补的话私聊,价格暂定一小时70元,价钱可以磋商,支持上门补习。”

  因为在高中时常打球,王宗辉认识了许多低年级学生,发布“说说”之后,他很快招来了3个学生。

  放假后,在没有空调的出租屋里,他给学生补习挥汗如雨。7月25日,王宗辉因为肠胃炎随同着激烈的肠痉挛,晕倒在学生家中。

  这个暑假,王宗辉赚了2200元,他心里五味杂陈,“挣钱很不轻易,照顾好本人也很难,现在,最心疼的是爸妈”。

  迈好进入社会“第一步”

  马婷婷选择在假期打工是因为想要买一部手机,同时也能够补助家用。

  在村庄里的手机店,她找到了第一份工作。因人手不足,作为销售员的她要承当收快递、交电费水费等额定工作。

  工作了1个月,马婷婷辞职了。然后,她去姐姐开设的补习班中当老师。

  两份工作都有不同的收成,马婷婷认为,两个月的工作阅历,让她发现做事件要有计划,立场也要好。马婷婷还开玩笑说:“以后去大学了还能给同窗贴膜。”

  高考后,来自盐城的准大学生刘永康看到有人在街上发传单,“为什么我不能去尝尝?”他动心了。

  父母却认为,孩子应该在家陪父母,等上了大学,聚少离多。但最后,刘永康还是拗着去面试了。

  这是一份“老是被谢绝”的工作,站在大街上发传单,途经的人总是没有好神色,但他却要陪着笑脸。

  天天早上,公司组织晨会,每个人都要在晨会上讲话。腼腆的刘永康不喜欢站在许多人眼前谈话,但是每次轮到他说话时,他都是硬着头皮上。

  没过几天,他就发现自己站在上面,不再紧张,说话也流畅了。25天的工作确切让他转变了很多。

  在升学宴上,亲朋挚友们都鼓动他上台讲两句。当时他啥也没准备,直接上台脱稿讲了几分钟,台下的父母惊得目瞪口呆。“我真没想到自己能有这个才能,现在想来必需感激那份工作。”刘永康说。记者 李超 通信员 邓青青

热门新闻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10-2016 gzcity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 珠江移动城市电视 粤ICP备12054458号-2